日内瓦奢侈制表的创始(上)

2017年11月01日 16:46 来源:腕表之家 类型:编译 作者:许朝阳

       [腕表之家文化] 在最近出版的《奢侈的创始》(法语:L’Invention du Luxe)一书中,历史学家Pierre-Yves Donzé讲述了两个世纪的制表历史,阐明日内瓦如何成为奢侈制表世界之都。第一部分:1945年前。

《奢侈的创始》:1815年至今日内瓦制表行业的历史,Pierre-Yves Donzé著,由Alphil出版

       现代奢侈制表行业是如何在日内瓦发轫的?在回答这个问题时,Pierre-Yves Donzé揭开了一段源自16世纪的,鲜为人知又令人惊讶的混乱历史。他注意到,“在很大程度上,日内瓦仍然是历史学家的盲区”,因此“想要真正厘清奢侈制表在这个地区的演变发展苦难重重。”Pierre-Yves Donzé将他的研究分为五个阶段,并引用了许多资料佐证他的理论,即奢侈制表在日内瓦的创始,并非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源自该城市的阁楼工匠传统,而是一个较为新兴的现象。

从旧制度(15至18世纪)末到1870年

       旧制度时期,日内瓦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城市。特别是从1600年代末开始,也正是因为这段长期而稳定的发展,使日内瓦成为欧洲领先的制表中心之一。各行各业组成类似公司或企业的结构,统称为“工厂”(la Fabrique)。日内瓦制表业的第一章结束于法国大革命,以及之后19世纪初的颠沛岁月。Pierre-Yves Donzé强调了重新组织生产的困难,对城外供应商的依赖,机械化时代的到来,以及纳沙泰尔和伯尔尼汝拉等竞争制表中心的兴起。

       改革支持者和传统倡导者争论不休:“赞成改变既有结构的人,与高质手工制表支持者针锋相对。”围绕这场激烈争论的各方,作者研究了不同机构所发挥的作用,这些机构试图推动“奢侈”制表的发展,但徒劳无功。Pierre-Yves Donzé指出,“无需解释纳沙泰尔和伯尔尼的持续增长,以及日内瓦的停滞不前,因为从区域专业化角度来看,日内瓦制表师保留了奢侈制表商的地位。”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在瑞士制表行业整体扩展的1815年至1870年间,日内瓦并未从中获益。既然认识到打击竞争对手的必要性,各方主体自然无法就最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。

约1825年的日内瓦圣热尔韦

工业化的挑战(1870年至1914年)

       瑞士制表行业很快迎来美国制造商的激烈竞争,以及大规模生产的灾难性后果,1876年的费城百年纪念世博会也许能够清晰地说明这一点。瑞士制表行业的应对措施,即“以机械化和劳工整合重组为特征的深刻结构调整”帮助提高了竞争力。然而,日内瓦是个特例。正如Pierre-Yves Donzé指出的那样,“日内瓦拒绝对制造结构进行任何重大改革”,导致“该地区与瑞士其他地区分裂”,是一种普遍的误解。“如果想要更好地了解1870年至一战爆发前这段时间,日内瓦制表行业的转变,我们需要回到过去。”

       Pierre-Yves Donzé得出以下结论:“或许与大张旗鼓的瑞士其他地区相比,日内瓦的结构调整并不显著,但工业化确实发生了,简洁实惠的腕表产量得到增加。”“有限现代化”的支持者明白机器可以“提高产品质量,并使日内瓦工匠更具竞争力”,他们发现自己与传统的卫道士产生了冲突。根据Pierre-Yves Donzé的观点,后者的行动明显与现实脱节,但在某些机构的支持下,这些行为“基本理想化了”。对于这段时期,作者驳斥了“日内瓦是个特例,仍然专注于奢侈制表”的论调。

战争之间的调整重组

       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岁月,也是日内瓦制表行业的动荡时期,Pierre-Yves Donzé总结了三点。首先,工厂将小型工坊逐出游戏,而“标准”质量腕表产量增加。这些发展与卡特尔的出现,以及从怀表向腕表的转变相吻合。再一次,日内瓦与瑞士其他地区遵循的模式略有不同。其次,Pierre-Yves Donzé写道:“直到20世纪初仍在反对行业现代化的日内瓦制表学校,终于调整重组”,以满足工业企业的需求。即便如此,保守精英们依然通过出版、展览和其他方式发出抵制变革的声音,宣示“日内瓦卓越制表的历史永恒性”。第三,作者指出了日内瓦贸易的发展,生产中心色彩变淡,销售中心色彩变浓,许多瑞士和非瑞士制造商和经销商在日内瓦开展业务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正是作为贸易中心的功能,促使日内瓦进入“蓬勃发展的新时代”。(图/文 腕表之家 许朝阳编译)

最新评论

我来写评论

我来写评论
提交评论
下载APP
关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